柯以敏,火焰山,蛇胆川贝液-遇见枕头,睡眠新革命,我有遇见枕头,带来好睡眠

admin 2019-07-13 阅读:286

老话说得好:与人往来,握十次手,不如喝一顿酒。

握手仅仅礼仪,酒是知已饮,将人的情感托起。与其冷冰冰地握手,不如暖洋洋地喝酒!

与人往来喝顿酒,可带来欢喜,拉近间隔。也是了解互相的开端。

好酒好菜一桌子,好言好语一箩筐。三杯两盏下肚,情绪高涨,欢声笑语,手舞足蹈,气氛火热,生疏感顷刻间荡然无存。敬酒,劝酒,拼酒,轮回酒,共庆同饮,频频的互动与言语沟通,拉近了互相的间隔,亲切感情不自禁。

与人往来喝顿酒,可识人性情,所谓酒品如人品,酒风看风格。

在酒精的影响下,往常不善言谈的人变得口如悬河,达观开畅的人变得多愁善感,文质彬彬的人也有或许变得丑态百出。往常性情中躲藏的一面,就这样暴露在众酒客面前了,酒后最能看出一个人的实质了。

一个人的人品怎么,一拉上酒桌就一目了然。

有些人,往常彬彬有礼,一喝酒就成了疯子,不敢做的事敢做,不敢说的话敢说。说话也没有尺度,也不管场合。这样的人,人见人怕,最好仍是避而远之。


有些人,往常联系很好,一喝酒,就可认为点小事大吵大闹,看什么都不顺眼,对谁都不满足,诉苦这个,诉苦那个,似乎全全国的人都对不住他似的。

有些人长于假装自己,酒杯一端就可以把他打回原形。喝了点酒,就剥去了假装,露出了庐山真面目。原本有儒雅的风姿,才发现原来是不苟言笑的伪君子。

一个人的酒量有巨细,酒量与人品无关。有的人天然生成不会喝酒,有的人由于身体原因,酒桌上假如强人所难,也就失掉了喝酒的含义。那些长于抑制的人,其实是最值得尊重。

有些人原本能喝,偏要招摇撞骗,等他人快醉的人,忽然站出来,非要把他人灌醉不可,真实有点乘人之危,居心不良。有些人有点职权就居高临下,非要他人多喝,乃至用指令的口吻,这样的人任何人都会恶感讨厌。



酒量大,自己不喝,喜爱看他人出洋相,这样的人酒品欠好,人品必定有问题。

酒风不正的人风格肯定不正,酒品低下的人人品也高不到哪里,没有酒德的人必定是那些浑身陋俗粗鄙不胜的人。

有的人是为了情感而喝,有的人是为了利益而喝;有的人喝酒是为了撮合他人,有的人喝酒是为了麻醉自己。

喝酒之人有五种境地:

一为酒徒,嗜酒如命,有酒必喝,怎么办酒量不可,逢喝必醉。酒徒喝酒之时,没有档次,遇酒就喝,哪管这酒好欠好;酒徒喝酒也无定力,不懂得抑制与力所能及,醉后更是毫无形象。

二为酒鬼,爱喝酒酒量也大,可是没什么酒品。一般人灌不醉酒鬼,但若遇上高手,也是必醉无疑;酒鬼醉后一般会失掉自制力或借酒惹事,难登大雅之堂。

三为酒圣,爱酒亦懂酒,酒量却不用大。酒圣对酒文化、酒质量有自己的见地,懂得喝酒的了解、办法;酒圣是不会每饮必醉的,常常能很好地把握喝酒的度。

四为酒神,懂酒爱酒还极能喝。酒神不容易喝酒,要喝必喝有档次的酒,并且还能喝出品尝来;酒神海量之身,一般好酒者难以企及,喝完亦是潇洒自如。

五为酒仙,酒量特殊,并且喝什么都是酒。酒仙酒品高,对酒了解极为深入,却已不再在乎酒的质量,只在乎喝酒的心境,喝酒后亦能到达忘我的境地。仙是遗世独立的,这类人很少。李白就是这样的人,“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还有三分啸成了剑气,秀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所以,一顿酒是读懂一个人最好的方法不无道理。想要快速地拉近互相之间的间隔,去喝顿酒吧;想要讯速地了解一个人,去喝顿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