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hk,有氧运动

admin 2019-03-15 阅读:129

文:云中锦书

图:来自网络

往事应该如风,说起云淡风轻。初春时节,回忆过世娘亲,泪如雨下不停......

母亲的一生,所过的日子,只有婚前在姥姥家时,是幸福称心的。午夜梦回时,总是时不时的想起那些不愿提及的往事。

姥姥家的亲人们,以前提起奶奶一家对母亲的刁难,总是会埋怨上几句,拐古头老嬷嬷,不要说姥姥和舅舅们心疼母亲了,就是和母亲没有血缘关系的妗子们(三个妗子和母亲的感情都很好,就像亲姊妹一样)都每每不无怜惜的闻业权发出感叹,人好命不强啊,这么老实的人咋会摊上这样一家人了呢。

我们小时候,奶奶刁难母亲时,母亲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好好的抚养四个子女长大,长大成人后自己就有亲人了,就不孤立了,那时根本就不知道伤心难过,也好像每唐婉李兆天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她伤心,许她难过,四个孩子就像豆芽一样,每天要吃要穿,要读书,母亲总怕自己的孩子受委屈,别人有的,母亲拼命赚钱,也要让我们不比别人家的孩子吃穿落后。母亲虽然身材瘦小,用舅舅的话说,却能迸发出牛一样的力气monler。

母亲从小读书,家务活在姥姥家时,亲人hriq们都疼爱她,没让她干过,下学后就结婚了,就因为不会做饭,母亲可没少受奶奶的气,越是不会,奶奶就非要看着她做,有一次奶奶吩咐母亲和面贴锅饼,母亲不敢违抗命令,只好赶鸭子上架尽力而为,就因为锅饼贴的厚而且不圆,奶奶相不中气不过,把正烧火的火棍头子扔在母亲脚面上,烫出一个大水泡,母亲也不敢声张。

没有一点裁剪基础的母亲,一次在奶奶的要求下,战战兢兢的拿起剪刀给爷爷裁剪一件上衣,因为心中没有数,虽然有旧衣服做参考,比着葫芦画瓢,领口还是挖了一个不该有的大洞,奶奶气得把母亲推倒一边,婶子和小姑姑她们不光不帮着原谅,还在旁边煽风点火,浪费了她一块布,奶奶咬牙切齿恨不得要把母亲撕碎。

母亲怀哥哥七八个月时,天寒地冻,路面和井台上很滑,还被奶奶指派去井上挑水,被前边大娘看到,大娘可怜母亲,害怕母亲滑到出事,大娘帮肛栓忙挑来的两桶水。爷爷比她们都要好一点,那年到年终时偷偷塞给母亲两块钱,让母亲买块布做件新衣裳,母亲说永远忘不掉爷爷那次对她的怜惜和疼爱,让她感受到了在这个大家庭里的一丝温暖。

等我们稍微裸休长大一点分家另过后黄金眼叶寒,奶奶、爸爸不要小姑姑和婶子她们稍微有些收敛,那我永远也不能忘记我小时候那次被小姑姑的数落,那天下午 放学后,肚林子祥数字歌子实在太饿了,母亲还没下晌,没有找到钥匙开门进家(每次母亲都把钥匙放在窗户下边的鸡窝里,这次可能忘记了),只好忐忑的抱着希望到奶奶家去,想要点馍馍充饥。

奶奶不在家,小姑姑自己在家,我那时候武英热油泵小,当时就哀求她给我一点馍馍吃,她用手指头点着我的脑门,不耐烦的说,没有没有,等会去地里给你娘去要钥匙就有馍馍吃了。因为我中午去上学时,看到他们一家在树荫下吃午饭,新蒸的一馍筐发面卷子,不舍得给我一个,哪怕给我一半也好啊,母亲回来也没敢给母亲说,怕母亲难过,只给姐姐说了,被姐姐训了一顿,说我没有志气。

稍微懂事时,我甚至都埋怨母亲,为啥不反抗,为啥能忍受bf519他们的欺负,受她们的气,再不行也可以离婚,母亲说姥姥家是老门旧家的人家,一大片人烟,为了孩子,自己再难也不能走那一步,让舅舅他们都抬不起头来。

姥姥也有这样的担心,总怕哪一天母亲忍受不了,这个家就真的散了,所以姥姥一有空就会颠着小脚,步行七八里地来我家帮助母亲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帮忙照顾我们,舅舅女战士被虐和维美小型家用榨油机稍微大点的几个表哥表姐也没少为我们家干活,他们从没嫌过劳累,都是为的母亲这一个亲人。

已经根深蒂固扎根在心里的事,即便是事隔多年也不会忘记的,当时父亲在大队代销店,后来又在和集供销社几年,一年中很少在家,春天和秋天都要被派去安徽、山东各地交流会上卖东西。

记得那是春末的一天,父亲给我和姐姐每人买了一双塑料凉鞋,我们都迫不及待的穿上,出门向小伙伴炫耀,被奶奶看到了,不知是她为儿子的不孝自己心里真的难过,还是被小姑姑(大姑姑和叔叔都是好人,january,hk,有氧运动和母亲一样都是善良的老实人)和婶子 在旁边添油加醋,奶奶就坐在我家门口的猪圈旁边,捋着脚脖,爹一声娘一声的大哭起来了,数落父亲的不孝(她的要求是只要给我们置办衣服什么的,都要有她的),不给她买新衣服,只给我们买新的,最后父亲只好给她买了一块的确良布,做了一件大襟褂子才算罢休。

我刚上中学时,外爷爷(外公)犯 lao shang(不停的咳嗽),母亲稍微空闲点总想去看h书望一下老人家,那次给外爷爷拿的几包蜂糕,被奶奶看到了,和母亲吵闹,母亲总怕引来左邻右舍笑话,为了息事宁人,母亲给她两包,她还不解恨,恶狠狠的用拐棍捣母亲的心口窝处,母亲好多天都疼的只敢轻微活动。

姐姐在武汉读书,我们没有告诉她这件事,等到寒假回家后,我忍不住把这事告诉了姐姐,姐姐虽然是上学不挣钱,平时自己省吃俭用,每次放寒暑假回家时,都要给奶奶带点农村里稀罕的零食或者水果,我们都这么大了,奶奶还这样欺负母亲,姐姐实在气愤,又不能去找奶奶讲理,只有大哭,为母亲的软弱,为自己的无力保护母亲的无奈(姐姐是我们姊妹四个中最大的),这次说什么也不去看奶奶了,母亲再劝说也不去,父亲怕奶奶不让我们过安稳的年,就找来我近门的一个大爷皖h88888来劝说姐姐,最后姐姐为了顾全大局,怕奶奶再来为难母亲,只好不情愿的去看了她。

奶奶直到生命的最后几年才真正回过味来,才知道谁对她真好,爷爷奶奶有劳动能力时,婶子不和他们分家,等到年纪大了,不能干活了,她家孩子都大了,不用看孩子了,就把他们分出来土匪张平,母亲心软,看局放仪不得他们吃苦头,母亲说,即便是左邻右舍咱也看不下去,何况是你们的爷爷奶奶?我们也是嘴硬心软,每次回家,看到步履蹒跚的他们也是心疼难过,母亲每天农活再忙,晚上都要烧好汤给他们端着送去,说奶奶烧两碗汤起来欠去的也费劲,看着他们喝汤,顺便在那里歇息一下,陪他们说说话,等他们喝完汤,顺便把他们的碗都刷好才回家。

母亲到我这里帮我带孩子一年,奶奶一直问哥哥,你娘什么时候回来啊?咋还不回来啊?爷爷比奶奶走的早,临咽气前,还在念叨想看到母亲,因为那时候交通和通讯都没有现在发达,等我们回到家时,爷爷已经躺在灵堂里了。送走爷曰黜吧爷,奶奶接着就瘫痪了,母亲就没能再跟着我回来。

奶奶生活在母亲屋子里,由于吃喝拉撒都在房间里,味道很大,别人进来都是掩鼻捂嘴的,母亲从来没有嫌弃过恶臭,轮到叔叔家喂饭,他们像敷衍任务一样,奶奶总是吃不饱,等到他们走后,母亲就偷偷喂给奶奶吃。该轮到母亲喂饭时,奶奶就很开心,母亲让她放开来吃,想吃多少吃多少,人都到这一步了,有今天没明天的,还不让吃饱,那是啥滋味。

母亲好像记不起来年轻时奶奶对她的刁难了,还总是对我们说,无论何时做事,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从前的苦难都过去了,他们年纪这么大了,我们难道还要翻旧账吗?一家人只要和和美美的,比什么都好,母亲自从信主后,心态很好,什么委屈和不平都不会放在心上,更不会耿耿于怀。

母亲的要求虽然不高,但是造化弄人,可恶的病魔还是缠上了母亲,母亲生病时,我真的不再相信好人会有好报这样的话了,我痛恨老天不睁眼,为啥也要欺良善?母亲这么善良,这么老实的人,为什么会让绝症夺去了她的生命?我们都还没有好好孝敬母亲,母亲就这样走了。

母亲刚离开的几年,我根本就不敢提及母亲,不敢无常女吊触及有关母亲的点点滴滴,看到和母亲年纪相仿的,也会莫名的悲伤难过一阵子。

七八年过去了,现在也能接受母亲离去的现实了,每次想到母亲生前所受的苦难,心都是针扎般的难受,也只有宽慰自己,母亲活在尘世上,所受的苦难已经达到了极限,上帝不忍心看她再受苦受难,接她去天堂和故去的亲人们团聚,享福去了!